今天是:

当前位置:

首页

>

律师文化

>

散文随笔

散文随笔

回忆吴孟超先生
发布日期:2021-06-30 信息来源:《福建律师》2021年第三期 作者:陈钊力 福建英合律师事务所

5月221302分,中国科学院院士、我国肝胆外科的开拓者和主要创始人之一、原第二军医大学副校长吴孟超同志,因病医治无效在上海逝世,享年99岁。

悲恸之余,陈钊力律师深情撰文,回忆吴孟超院士当年主刀救治家人的故事,生动描述了院士“披胆沥胆,医者仁心”的鲜活形象。

为国为民者,民恒念之。吴孟超院士如是,同日辞世的袁隆平院士如是,千千万万在各自岗位发光发热的共和国建设者亦如是。


回忆吴孟超先生


2009年初,爱人在厦门第一医院体检时查出肝结节,虽确认是良性,但长的位置挺要命,在两肝叶中间靠近主血管的位置,若放任长大,可能压迫血管且难以处置,遵医嘱,手术切除势在必行。

师父告诉我,凡涉及肝的手术皆是大手术,不可等闲视之。师父是学医出身,在医学圈内颇有渊源,认识上海411医院几个科室主任,而吴孟超先生的女儿也在411医院,因了这个缘由,有幸约到吴孟超先生的门诊号。

孟超先生2005年获得国家最高科技大奖,彼时已名满华夏、声动寰宇,找先生看病的时候还是非常紧张的。

叫到号进入诊室后,对先生的第一印象就是其貌不扬的一个小老头,个不高,应该不到一米七,精神矍铄。2009年时,先生已经88岁高龄,但若说他六十多岁,也完全不觉得意外。

先生极和蔼,看了病历,亲切地问:你们是福建人?得到肯定答复后,先生亲切地说他是闽清人,还是老乡啊。三言两语,紧张情绪便烟消云散了。

初见先生,两件事印象深刻。一是先生的手指,因为常年握手术刀的关系,食指中指的末端指节已经完全变形,扭曲向拇指方向了;二是不同于当下绝大多数医生,在诊疗时总是依靠医学影像报告,孟超先生一定要自己进行影像检查,而且只信赖黑白超声波。

检查后吴老给出的定论颇令人沮丧,结节虽确认良性,手术摘除却不可回避,当时就按先生要求办了入院手续,准备择日手术。

回想当时,何其狼狈。去上海时只打算做个检查好心里有数的,完全没有做大手术的心理准备。2009年夏天,儿子六岁半,九月份上小学,搬家到了大同小学附近。家没安顿好,儿子又极粘人,爱人在病床上生死未卜。期间趁着空隙,赶着回了趟厦门,抚慰儿子,筹钱手术。

人生漫长,艰难困苦,那也算是一关吧。当时何其艰难,回头看看,所有的伤痛在时间面前皆不值一提;荣耀得意,也是如此,直如云烟消散、沙漏指间。

爱人的手术是吴老亲自主刀的,推进手术室之后就在走廊上等待。一个小时、两个小时、三个小时……不见推回病房,到处找医护人员询问才知道,手术做完直接送到ICU了。当时脑袋嗡一下直接懵了,一般是病危才会送ICU的!

所幸的是,后来主管医师告诉我,手术很成功,但因为是个大手术,失血不少,稳妥起见,所以送到ICU比较保险。

清醒后送回病房,吴老每天早晨亲自来查房,带着一大帮徒子徒孙,永远是胸有成竹、不疾不徐的样子,让人陡增了无比信心。

有天检查时,吴老笑眯眯地告诉我们,手术很成功,他从医六十余年,像这样的手术他碰到的是第二例,第一例是个南京的女大学生,术后存活已经两年多了,所以,我的爱人大概率也可以存活很长。

先生的心意大约是要鼓舞我们努力活着、好好活着,可我们当时听着咋这么别扭啊,怎么好好的人生变成是医学存活,感觉多活一年就是赚到了。先生今天永远离开了,而爱人术后存活12年了,当年刚要上小学的儿子下个月就高考了,我想告慰先生,我会努力让她继续好好存活,一定让她活得比我更长。

术后住院了大约一个礼拜,恢复良好;临出院前特意到吴老的诊室前等了许久,在中午吴老下班时跟他道了谢,合了影。

此后再没见过吴老,却一直关注所有他的消息。吴老的晚年可算不舒心,没几年听说他的女儿中风,家庭并不如意,吴老却仍未离开诊疗一线,依旧保持每天两台手术的节奏,直到97岁退休。

永远感恩先生,若非先生妙手回春,十二年前或许我已家破人亡,往后余生,惟余零丁。

既无先生之德,亦无先生之才,有生之年,照顾好先生的病人,努力做个干净的人、正直的人,日后若见先生,愿能无愧。

清香一炷,先生千古!

【字体: 打印 【浏览:77次】

Copyright@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©福建省律师协会

地址:福建省福州市八一七北路190号闽星楼5层 邮编:350001

电话:(0591)87551410 传真:(0591)87539920 邮箱:fjlsxh@126.com

闽ICP备18019307号 闽公网安备 35010202000201号 

技术支持:海峡四度 网站访问统计量:15248855次

  • 扫一扫访问官网
  • 关注微信公众号